你的天堂是他人的地獄? 金枝演社《再一步,天堂?!》週末登場

你的天堂是他人的地獄? 金枝演社《再一步,天堂?!》週末登場

創團滿30年的金枝演社,本週末推出新作《再一步,天堂?!》,由資深團員施冬麟擔任發想創作和導演、張敦智擔任編劇,週五起在淡水雲門劇場首演。(鄧博仁攝)

金枝演社資深團員施冬麟擔任發想創作和導演,推出新作《再一步,天堂?!》。(鄧博仁攝)

相較於原作沙特經典《無路可出》裡死後受困在地獄的三位主角,《再一步,天堂?!》則改編成爲虛擬實境空間「天堂」的玩家。(鄧博仁攝)

施冬麟也爲作品新增兩個角色,他表示,這是向劇作家貝克特的經典作《等待果陀》致敬。(鄧博仁攝)

Moritz Grossmann独立制表 简约之美掳获人心

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表示,他未來會慢慢交棒給施冬麟,但並不是指退休,而是要讓更多劇場人在金枝演社有所發揮。(鄧博仁攝)

你的天堂可能是他人的地獄,你的糖果可能是別人的毒藥,創團滿30年的金枝演社,本週末推出新作《再一步,天堂?!》,由資深團員施冬麟擔任發想創作和導演、張敦智擔任編劇,週五起在淡水雲門劇場首演。

三星德州建厂成本 恐暴增80亿美元

施冬麟表示,全劇改編自存在主義大師沙特經典《無路可出》,這也是他人生中表演課的第一個作品,「這部作品一直在我的心中佔據一定程度的分量,描述在一個房間吵吵鬧鬧的狀態,很令我着迷,這也對應到我小時候的家庭情景,以及某些團體的人際關係,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象徵。」

相較於原作裡死後受困在地獄的三位主角,《再一步,天堂?!》則改編成爲虛擬實境空間「天堂」的玩家,施冬麟表示,一開始劇組拿着原作演練,「沙特的劇本,雖然是劇作,但裡面有很多他的哲學思考,三個人的自我辯論,充滿了哲學思辨,如果演這樣的戲,可能會離觀衆有一點遠,所以裡面的角色細節有重新翻修和調整。」

張敦智接到改編任務時,也提出他的想法,他表示不想要寫地獄,而是要把地獄寫成天堂。施冬麟表示,「原來的天堂,是一個封閉的環境,裡面的人真的無路可出,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下,真的會無路可出,但改成天堂場景,彷彿有路可出,而三人之間的糾結,也形成一種互相牽制的狀態,推演更多人性。」

施冬麟表示,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,「劇中人要去天堂,但天堂真的到得了嗎?人要如何自處?互相映照,互相填補,像是一個陰陽不斷循環的過程。」

此外,施冬麟也爲作品新增兩個角色,他表示,這是向劇作家貝克特的經典作《等待果陀》致敬,「兩名身穿白衣服的職員,有點像是工程師,以一個第三者視角、旁觀者的角度,看待房間裡的人性掙扎,而他們也依然在同一個地方遊走和工作,從頭到尾都在等待果陀什麼時候到來。」

施冬麟表示,人總會給自己很多理由,「人很多時候其實是動彈不得,說着要去哪裡,但說着說着,又停在原地了,這是人的另一種困境。這部作品致敬大師,也表現人性。」

劇中使用的語言也很多元,中文、臺語、英文、日語,以一種帶有音樂性的節奏感穿插其中,不同語言交織,並不覺得特別突兀,施冬麟表示,語言的使用是順應一種最自然的狀態,並非刻意使用某種特定語言,而是順着角色和狀態,調配語言的運用。

這也有別以往金枝演社全臺語劇的風格。金枝演社創辦人王榮裕表示,他未來會慢慢交棒給施冬麟,但並不是指退休,而是要讓更多劇場人在金枝演社有所發揮,「臺灣劇場有很多創作者,這是一次很好的發揮,謝謝冬麟讓我再一次認識沙特,整部作品集結了一個很好的時空。」演出將於3月24日至26日,在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登場。

都市奇門醫聖 一念

国旅补助 经费用完就喊停

俄乌第二轮会谈 同意临时停火建立人道主义通道